重读红楼--初次读懂红楼里诗词



   至昨晚|,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|,今年又重读了一遍脂评本的红楼|。

合上书后|,已是凌晨|,还是没有睡意|。

突然想到|,一位博友曾回复我的一句话|:“看红楼|,就像捧着一个瓷罐子|,看着|,看着|,瓷罐子不知道怎么就‘啪’的一声|,掉了|,碎了|,让人心痛!”

这句话用在那时那地|,还真是恰如其分|。没有睡意|,就翻开不久前买的一本续集翻看|。

那是一个湖南作家|,号称隐居在岳麓山下|,说是用十一年呕心沥血创作的|。他上过电视节目|,上过报纸|,口口声声说他的不是续集。他是利用红楼前八十回蛛丝马迹,考古复原写出来后二十回,还口出狂言的说红楼的纷纭嘈杂,在他那里可以至此终结。我一向对特立独行的人都有那么点好奇心,就赶紧入手一本,即使是六十块的高价,也没有丝毫犹豫。

翻了两章,本以为会发现一枚遗世独立的才子,结果是味同爵蜡。这语言,这节奏,这故事设计,完全像是在赶鸭子上架,分明就是一满篇的呓语意淫。很多话也是翻来覆去的说,好累赘。这哪里有一点曹公皴然淡抹的技巧,更别说那些随处草灰伏线的细节了。

丢开了去,昏昏欲睡了。

这次重读,又有不一样的感受,以前的那种漫天悲凉感没有了,感觉所有的人物的结局归宿,联系他的所作所为,在那样一个年代背景下,是一种理所应当。

宿命论,无论如何都听上去有点宏大,还是说多姿多彩的人和事,才是社会本来的样子吧。

这次重读有了点意外,感觉里面的诗词大部分都能看懂了,之前都是隔过去的。

黛玉的《葬花吟》(扩展好看,还有《秋窗风雨夕》(扩展)也很美,最广大还能暗合黛玉命运的却是《桃花行》(扩展)。这《桃花行》虽说是套用《春江花月夜》的模板来的,但是这里面住着一个灵魂,能全局的看到黛玉从情生到情痴到情亡的脉络,还有她付诸的一腔深情。

虽知道这里面的诗词,无论是黛玉写的还是宝钗写的,终究还是曹雪芹写的。这次重读,我就是读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曹雪芹。从诗词方面来说,基本上,他是谙熟各种古今的。从黛玉教香菱学诗的细节|,大概我们也可以用黛玉的方法来学了|。我们今人若也按照香菱的路子来|,再若肯下香菱的功夫|,也不愁一年半载后不会成为一个诗翁的|。

说起来红楼里的诗了|,当然得提一下宝玉写的《芙蓉女儿诔》。这篇红楼里最长的诗文|,暴露了曹雪芹的才华卓绝|,直逼屈曹|。那些词句变幻的多彩|,对仗的工整|,情感的深挚都足够让他在诗词界也可以青史留名|。曹雪芹在这第七十八回(老学士闲征姽婳词 痴公子杜撰芙蓉诔)里|,是大大的展现了一下他的功力的|。难得他还能借贾环贾兰的笔|,写出一些稚嫩直白的词|。在为了《芙蓉女儿诔》出场|,他又让宝玉先做了一首《姽婳词》做铺垫|,这《姽婳词》又是与《长恨歌》有异曲同工的|,而且也是文采飞扬煞是好看的|。

关于《芙蓉女儿诔》这篇|,点睛句子讨论也是美极了|。这本书中黛玉有时候总是突然出现|,让人突然|,又让人惊喜|。曹公善于写乱入者|,宝玉乱入过龄官一个人画“蔷”字的场景;宝玉乱入过平儿鸳鸯的谈话;鸳鸯又乱入过司琪与他表哥的私会;妙玉又乱入过黛玉和湘云凹晶馆联诗------扯远了|,继续回来说黛玉品评《芙蓉女儿诔》。

黛玉先说这篇祭文大概可以与《曹娥碑》齐名流传后世|,还特别提出|:“红绡帐里|,公子多情;黄土垄中|,女儿薄命”是这文的总领|,不过感觉“红绡帐”用得烂熟|,不如改为“茜纱窗”。宝玉又感觉改的虽好|,但是自己又不配有“茜纱窗”,又有了小姐丫鬟的句子|,可黛玉偏偏说晴雯不是她的丫头|,大概紫鹃死了可以用此句|。宝玉忙止住|,说自己有了|,于是就有了让黛玉立马变色的|:“茜纱窗下|,我本无缘|,黄土垄中|,卿何薄命!”

曹雪芹的所有功力都在这里|,都在这看似无意间|,就埋下了众多伏笔和一语成谶|。

所以说那些后来续的人|,你就是自我再感觉自己是根牛逼的貂尾|,充其量也不过是条狗尾巴罢了|。单说这一条|,曹雪芹的诗词功力你有没有|,若没有|,就默默当一名崇拜者吧|,别让人再笑掉大牙了。

红楼里的很多诗词,很多已经是耳熟能详的名言佳句了呢。

除了上面那个谶语,还有一句“寒塘渡鹤影,冷月葬花魂”大概也是有异曲同工的。里面史湘云的诗还真是有豪气,由她起头的五首柳絮词首首好看,不过这次最好看的却是宝姐姐的,尤其是那句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,多么洒脱自在的心态啊。以前我以为这是出自唐诗的那位大家里的呢。

自从宝钗和黛玉因为“良辰美景奈何天”那句话说开和好后,感觉她们两个都是真挚的姐姐妹妹了,宝钗的知心和办事周到,是性格使然,而不是被后解读的厚黑学,更不是被众说纷纭的什么情敌啦!感觉至始至终,宝钗压根都没有看上宝玉过。

看的时候也有疑问,感觉像他们的年龄,写出那么些诗词,气象似乎过于老辣。然而又想,写这些词的前提是在小说故事里|,小说里的人物都是不一般的人物,能做出常人所不能做的,似乎又是情有可原的。

越看红楼越感觉,曹雪芹是在借红楼这个故事框架推销他的旷世诗词,可惜他写的故事又是极好的,又把这些诗词淹没了去。不过这些正都明示了,世间只有一个曹雪芹的,不会有任何与其匹敌者!

(红楼全本阅读地址)

  • 阅读
    A+
发布日期:2017-11-05 21:20  所属分类:亚虎国际官网登录配套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