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鲜肉,就是一种娱乐易耗品


   (文/说话的鱼)   
      这些貌美如花的小鲜肉,你认得几个?
      前段时间,从中央到地方各路媒体,纷纷批评“小鲜肉”不敬业:演戏不背台词全靠后期配音、大量使用替身拍戏、拍摄期间频繁出席商业活动等,早就看不惯憋了一肚子气的老牌明星在采访中也都没有客气,用各自不同时代特色的语言表示愤怒谴责,成龙说的是“看你几时完”,张涵予说“应该法办”,陶玉玲用的是“我们把德和艺放在第一位,钱放在第二位”的更古早语境。
      对小鲜肉的批评,是从这个词的出现就开始的。老作家王蒙说,在各种网络新词当中,他最厌恶的就是小鲜肉,觉得“哪怕你直接谈对性的欲望,都要比谈小鲜肉好听”。导演尤小刚甚至用了个“扫”字,他说,“如果一个社会到了消费男色这个层面,那么和历朝历代没落时期的社会氛围有什么区别?这不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特征和本质,这种东西需要扫。”
      就个人来说,我对这个群体没啥感觉,之所以用这个词,也是遵照约定俗成的规则图个方便而已,否则该怎么称呼这个群体呢?称呼了,别人也不认同啊。
      但小鲜肉有人仇恨有人追捧,却是真的。
      在刚刚过去的万众瞩目的鸡年春晚上,小鲜肉们抢尽风头。最年轻的小鲜肉组合TFBOYS春晚开场携手欢乐颂五美,热情洋溢。胡歌、王凯既花哨又抒情的《在此刻》却告诉你,当哥的也绝不会输给你们哟。论人气,鹿晗陈伟霆合唱《爱你一万年》尖叫连连热浪爆棚,张艺兴、井柏然的《健康动起来》青春逼人活力四射,而张杰搭档毛阿敏的歌曲《满城烟花》则拿下当晚最高收视点,到底是谁占了谁的光还真不好说。——网友赞叹:假如没有这台集齐各大老公的春晚,这个春节该多无趣!
       在收视为王的时代,你服不服?
       一张张颜值无敌、年轻无邪的脸,坦荡荡露出在蜜罐里长大的阳光性格。前辈帅哥的星途,却远远没有这么大路朝天,别说唐国强蔡国庆们被“奶油小生”的名号压得差点翻不过身来断送前程,即便到了后来,陈坤对打造自己的阳光公益形象那么使劲(然鹅他儿子的娘究竟是谁),黄晓明为摆脱花瓶称号拧巴至内伤(虽然他至今还是个花瓶)——这些估计都是现如今的小鲜肉们难以理解的。今天的小鲜肉从来不纠结,当春乃发生,一茬茬跟韭菜似的,怎么收割怎么有,女明星的仙姿曼妙都没那么吸睛和吸金,年轻男星美貌如花坐拥粉丝的倒错时代来临。小鲜肉的背后支持是偶像文化,粉丝养成,脸就是王道,别的都可以替代|。这事一个巴掌拍不响|,小鲜肉不精进业务不讲江湖规矩|,是谁惯出来的呢?是市场|,此群体只为市场而造设|。
        大叔们固然批评小鲜肉,但手持娱乐生杀予夺话语权的他们|,却是懂得审时度势的|。冯小刚《老炮儿》里的吴亦凡一出场|,就好像游戏里的人物直接穿越人间|,气场制霸|。去年的票房新贵《唐人街探案》中|,刘昊然一出现|,对于粉丝来说|,那就是他们的神|。
       央视曾经充当公开批评小鲜肉的急先锋|,一度让“倒小鲜肉运动”显得很官方|,但是转过头来|,央视的鸡年春晚还是“且批且利用”,几乎把那些知名度高粉丝众多的小鲜肉一网打尽|,这不是追求尖叫效应是什么?看重的还不是收视率和影响力吗?
       所以|,这个事情要想通|。生活里有些东西是耐用品|,有些东西是易耗品|。归根到底|,小鲜肉就不是用来敬业的|,他们是用来消费的|,是一种娱乐市场的易耗品|。这其实是市场杠杆在话事|,是一个超政治性的话题|。小鲜肉自有他们的淘汰周期和存在前提|,放心|,不是所有的辜负和放纵|,都会被无止境零容忍的|。
  • 阅读
    A+
发布日期|:2017-02-06 20:40  所属分类|:文艺江湖
标签|: